中国电子节能协会

中国南北稀土欲抗外资挽救国际定价权
作者:电子节能   来源:   日期:2013-11-28
    

6月10日,一则关于韩国资源公司和韩国浦项制铁集团公司联合收购中国稀土企业的新闻,使得本已持续发热的稀土行业更加躁动。报道称,上述两家韩国企业组成财团以5976万元人民币入股中国“永新稀土公司”,韩资控股60%。


在我国对稀土严控资源、收紧配额的背景下,外资在中国稀土行业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作为世界稀土第一供应大国,中国却缺失国际定价权30年。


近日记者独家获悉, 为挽救稀土国际话语权,北方稀土将由包钢集团主导,但南方稀土除了五矿集团外,还将有其他大型国企参与。最终有可能将形成南北两大稀土集团。


外资觊觎中国稀土


韩国浦项制铁集团公司是全球最大的钢铁制造厂商之一,2003年,浦项制铁正式成立浦项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目前在华投资已超过24亿美元。


而被媒体锁定的包头永新稀土公司(下称“永新公司”)成立于2002年,是落户包头市稀土高新区的重点企业之一,经营范围涉及有色金属、稀有金属及延伸产品、稀土化合物、永磁材料、化工产品。


多位业内人士都对外资进入稀土行业表示担忧,他们认为外资之所以进入中国稀土行业,目的就是绕开配额,获得原料。由于国内拥有出口配额指标的企业可以转让指标,这就给这些外资企业以“可乘之机”,他们可以通过国内代理企业购买配额用于出口。


一包头市稀土高新区人士告诉记者,合资公司存在买配额出口的现象,但无论配额指标在谁手中,配额的数量是固定的,因此合资公司的收购行为不会导致出口配额的增加,“除非他们买初级产品后走私出去。”


按照国家规定,外资企业被禁止涉足稀土矿山开采和初加工的领域,但在深加工环节并不限制与外国企业合作。


但这些外资企业除了获得正常的资源和配额外,还可以买到通过不正当渠道生产出来的稀土分离产品,如此,他们的深加工,乃至走私活动可以不受国家指令性生产计划的限制(稀土生产严格按照国家给予的生产指标,这被称为国家指令性计划)。


“包头市稀土高新区就是一个后加工区,我们希望拥有先进技术的国外稀土企业落户,他们在这里生产制成品也不会受配额的限制。”此前,包头市稀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助理安四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指出,在国家严格控制下,没有哪个地方政府敢冒险在稀土矿山和初加工领域引进外资。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由于国家对稀土分离产品的销售没有诸如“专卖、专营”的限制,只要设法得到资源,生产出分离产品,非正规渠道的产品依然可以堂而皇之地在国内销售,由于配额掌握在少数国有企业手中,这些非正规渠道的产品如要走出国门,只能选择走私。


其实,国际社会一直紧盯中国的稀土资源。5月20日国土资源部启动稀土矿区整顿活动后,国际舆论都在“惊呼”中国会进一步收紧稀土资源,而且美国国会还前所未有地对中国资源表达了关切,而此前,在《稀土工业发展专项规划(2009~2015年)》出台后,美国一方面在世贸组织起诉中国,一方面放出消息表示要重启其国内的稀土矿山。


而事实上,世界上并非只有中国一个国家有稀土,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稀土储量也不可小视。随着开采量的不断增加,中国的稀土储量在世界的比重实际上在持续下降。


目前全世界稀土的使用量95%来自中国,美国人之所以紧张中国的稀土资源,是因为随着科技发展,稀土已广泛应用于风电设备、汽车尾气净化设备、精密仪器制造及国防等领域,其重要性已经远远超出了“味精”的地位。美国认定的25个21世纪战略元素和日本选定的40个高技术元素中,都包括了全部的稀土元素。


“这些新兴产业,如风电设备,也是中国大力发展的,我们自己用的多了,出口量自然也就少了,未来数十年中国都将是稀土最大消费国。”中国稀土学会副秘书长张安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其他国家都有稀土,只要求中国开采显然是不公平的。


“南北稀土”初现雏形


然而,中国作为稀土出口大国,却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失去了30年。


数据显示,1950年至2006年,美国的稀土生产大幅降低直至停滞,而中国稀土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后迅速垄断世界市场。


与此同时,中国稀土长期超低价出口,据统计,1990年至2005年,中国稀土出口量增长了近10倍,但价格却下降了50%,虽然从1998年开始,国家启动稀土产品出口配额制度,但中国稀土低价出口的局面并没有得到扭转。在2005年前后,稀土价格低至每公斤16元,被戏称“比猪肉还便宜”。


究其原因,“无序竞争、产能过剩”被视为中国稀土被长期贱卖的“病根”。为了解决这一困境,今年5月,国土资源部已经正试选定包头作为首批稀土储备试点地,这只是夺回中国话语权的一个开始。


“作为一个上升的行业,稀土现在最怕价格的大起大落。”张安文认为储备的主要目的是稳定价格,而不是单纯卖出高价,“价格过高,人家不买,最后也会导致市场不稳。”


在张安文看来,建立中国在世界稀土行业的话语权是一个系统“工程”,储备制度只是第一步,还需要行业治理、配套措施的支撑。


张安文提及的行业治理的重头戏是产业整合, “必须改变分散经营的现状,形成大的稀土企业集团,不一定是两三个,也可以是五六个。”


据记者获悉,北方稀土将由包钢集团主导,但南方稀土除了五矿集团外,还将有其他大型国企参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市场人士向记者透露,中铝、江西铜业、中色股份等企业都可能参与南方稀土的整合,而民营企业只能通过参股这几家国企来参与稀土资源的开采利用。